我与鼓医的故事

一只手指的故事
作者:李承球编辑:党务综合工作部审核:党务综合工作部发布时间:[22-01-18]浏览:375

      我认为,劳动的目的是为人民服务。我是一个医务工作者,每当我看到一个病人由于我们的劳动,解除或减轻了痛苦,恢复了健康,愉快地走上劳动或学习岗位的时候,我总会产生这样一种感情:只要能给别人以幸福,那怕自己多辛苦一些,多“麻烦”一些也是最大的愉快。

      让我举一个例子吧。就在今年八月二十七日中午一点钟的时候,本市小苏州市食品厂老工人唐金华同志的儿子唐和平,不慎被电风扇轧断了右手大拇指,由唐金华和厂工会主席一起送来医院急诊室。送进医院后,家属第一句话就是说:“一只手没有了大拇指,做事太不方便了,希望医生能把它接上去!”当时外科值班朱文伟医生检查了一下轧断手指的情况,发现整个大拇指除了近手掌处还有约零点八厘米的皮肤拖连着外,骨头、神经、肌肉、血管、肌腱都断了,断手指在摇晃着。“怎么办?”朱文伟同志想着:“如果简单的扩创缝合伤口,不要手指了,那个手术是自己能胜任的,要接上去,那可没有办法。”但看到唐和平小朋友静静地躺在检查台上,忍受着剧痛,两只圆圆的眼睛,一直盯住医生,似乎在无言的恳求着:“想想法子吧,医生!……?”“对,要想办法!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断手都能再植,这个拇指离断,难道不也可以试试吗?”于是,朱文伟医生就急急忙忙地跑到了我的家中,我听了他的汇报,立即和他一起赶到急症室,检查了伤口的情况。当时发现还有一根丝线粗的指动脉隐藏在残余的皮片下面无力地搏动着时,这说明手指还没有完全断裂,有一线希望。“好,决定再植,进行抢救!”

      这个手术是十分复杂而困难的。一根丝线粗的血管,手术时一不当心就会断裂,那就宣告手术完全失败,因此,要求十分精细、精巧:既要彻底扩创清洗,不让细菌感染,又要保存血管供应血液。我们花了两小时的时间,手术顺利完成了,手指尖端保存住了红润的颜色。但缝线那么粗的血管,能否保证血液循环畅通呢?必须严密观察手指的变化。果然,在第二天下午,孩子的体温突然上升到摄氏三十九度七,整个拇指发紫并逐渐发黑,感觉剧烈疼痛。这标志着这根血管已经发生了病理变化,血液供应发生问题了。孩子的母亲,眼看着孩子痛苦的表情,又看着手指已经发黑,就主动向医生提出要求:“既然保留不住,就请医生把手指去掉吧!”这时候,截指与不截指两种想法在我们的脑中考虑着。后来考虑到,截指容易再植难!唐和平是一位优秀的“五好”学生,今年暑假还考取了南京外国语学校,如果丧失了拇指,以后还能搞外事工作吗?不能,孩子的心灵将会受到多严重的打击啊!不行,要继续观察,要千方百计救活这个手指!经过处理后,第三天清晨,紫黑色的手指又逐渐恢复红润了。“得救了!”全病房的医务人员不约而同地高兴得叫了起来。十天后,再植的拇指成活了,并且已能屈伸,在不久的将来,孩子又将愉快地走进学校的大门......

      故事到此为止,从这里可以看出我们的医务人员的劳动,就是千方百计地使病人早日恢复健康,和他们共享病愈以后的内心愉快,因为这是我们的神圣职责,也是人民对我们劳动的最高奖赏。我想,这对我们的劳动来说是如此,对其他行业的劳动来说,又何尝不如此!

 图片211.png

 说明:

1.《一个手指的故事》刊登在1963年9月(也可能是1962年9月)新华日报上,至今已有56年了。

2.文中被救治的小朋友唐和平在前几年突发脑淤血去世,他的哥哥唐飞荣,提供此文,他说弟弟在世时一直想去看看李承球主任,他要替弟弟完成心愿!

 图片222.png

李承球(左)与唐飞荣

解读《一个手指的故事》

唐飞荣

      李医生在这篇文章中开宗明义第一句就是,“我认为,劳动的目的是为人民服务,我是一个医务工作者。”首先,李医生把自己的工作称为劳动,也就是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普通劳动者,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这在今天看来非常罕见。过去的年代,宣传的是劳动光荣,有一首儿歌是《小蚂蚁爱劳动》,毛主席说过,我们的一切干部都是普通劳动者。李医生把自己定位于一个普通劳动者,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就是为人民服务,反映了李医生高尚的、有道德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优秀品质,我们和李医生同一时期来到这个世界,是一种幸运,是人生的大幸!

      文章接着写到,“每当我看到一个病人由于我们的劳动,解除了或减轻了痛苦、恢复了健康,愉快地走上劳动或学习岗位的时候,我总会产生这样一种感情,只要是能给别人的幸福,哪怕自己多辛苦一些,多“麻烦”一些,也是最大的愉快。”

      李医生语言太朴实了,太大众化了,没有任何词藻,没有一二三四五,没有任何口号,这是李医生情感情不自禁的流露,说出了李医生的人生观、苦乐观,这就是:想病人之所想,忧病人之所忧,乐病人之所乐。这多么像范仲淹先生在岳阳楼记中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个医生怀抱这样的志向太伟大了!

      以上的归纳一点也不过分,从文章下面叙述的故事中得到佐证:

“五十六年前,也就是1963年,我的弟弟唐和平被电风扇轧断了右手大拇指,送到鼓楼医院急诊室,当时外科值班医生是朱文伟医生,朱医生检查了断手指的情况,发现整个大拇指除了近手掌处还有约零点八厘米的皮肤拖连着外,骨头、神经、肌肉、血管、肌腱都断了,断指在摇晃着,如果把手指去掉,那手术很简单,如果接上去,难度太大了。”

      文中叙述到,“看到唐和平小朋友静静地躺在检查台上,忍受着剧痛,两只圆圆的小眼睛一直盯竹医生,似乎在屋檐的恳求着‘想想法子吧,医生……’对,要想办法,上海第六人民医院断手都能再植,这个拇指离断难道不也可以试试吗?于是朱文伟医生就急急忙忙地跑到了我的家中,我听了他的汇报,立即和他一起赶到急症室,检查了伤口的情况,当发现还有一根细线粗的指动脉隐藏在残余的皮肤下面无力地搏动着时,这说明手指还没有完全断裂,还有一线希望,‘好,决定再植,进行抢救。’”

      上文中字里行间透露出医生善良的、仁慈的心,读来叫人深深感动,医生和病人完全融为一体,完全和病人心连着心。

      接着下文是,“这个手术时十分复杂而困难的,一根细线粗的血管,手术时一不当心就会断裂,那就宣告手术完全失败。因此,要求十分细致、精巧,既要彻底扩创清洗,不让细菌感染,又要保存血管供应血液,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时间,手术顺利完成了。”

      我记忆中,当时外科病房在中山路边上一座青砖大屋顶大楼里,是过去留下来的老楼,病房很大,横的竖的摆了十几张病床,听陈护士长讲,当时外科只有十几张病床,当时又是三年困难时期,条件很差。

      据我所知,建国以后到那时候,我国断指再植只有两例,一例是文中所说的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断手再植,接着就是这一例。相比较这一例难度更大,因唐和平当时还是个孩子,手指很细,血管更细,说明当时鼓楼医院外科水平十分高超。

      文中继续写到,“手指尖端保存住了红润的颜色,但缝线那么粗的血管。能否保证血液循环畅通,必须严格观察手指的变化,果然在第二天下午,孩子的体温突然上升到摄氏三十九度七,整个拇指发紫并变黑,感觉剧烈疼痛,这标志着这根血管已发生了病例变化,血液供应发生问题了,孩子的母亲,眼看着孩子痛苦的表情,又看着手指已经发黑,就主动向医生提出了要求,既然保留不住,就请医生把手指去掉吧。这时候,截指与不截指两种想法在我们脑中考虑着,后来考虑到,截指容易再植难。唐和平是一位优秀的五好学生,今年暑假还考取了南京外国语学校,如果丧失了拇指,以后还能搞外交工作吗?不能。孩子的心灵会受到多严重的打击啊!不行,要继续观察,要千方百计救活这个手指。”

      在这里医生完全是把病人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正像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所说,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展现在他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李医生对待病人完全做到了毛主席所说的两个极端。

       文章继续写到:“经过处理后,第三天清晨,紫黑色的手指又逐渐恢复了红润了,得救了。全病房的医务人员不约而同地高兴得叫了起来。”

       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场面,这是多么感人肺腑的场面,这是多么善良的医护人员。看到孩子得救了,他们比病人和家属还要高兴。

       记得鼓楼医院老的大门前有一条写着上坡的路,靠中山路一侧有一排木头栅栏。现在那条路还在,但木头栅栏没有了。每天下午三点钟,我和我妈来医院看我弟弟,我弟弟都是早早地坐在木头栅栏边上等我们。看着我弟弟的笑脸,我们是多么高兴啊!

       文章最后还有一段朴实感人的话:“故事到此为止,从这里可以看出我们医务人员的劳动,就是千方百计使病人早日恢复健康,和他们共享病愈以后的内心愉快,因为这是我们的神圣职责,也是人民对我们劳动的最高奖赏。我想,这对我们的劳动来说是如此的,对其他行业的劳动来说,又何尝不如此。”

说得太好了,李医生这段五六十年前的话太精辟了,我想,我们这个社会,不要求每个人。如果有一部分能做到这样,这个社会就进步了,就和谐了。

感谢李医生!谢谢李医生!

 图片233.png

李承球主任的手绘病案

返回顶部

南京鼓楼医院
微信服务号

鼓医那些事儿
微信订阅号

微信视频号

南京鼓楼医院
地 址:南京市中山路321号
邮 编:210008
总 机:025-83106666
网 址:http://www.njglyy.com
公众号:南京鼓楼医院
南京鼓楼医院投诉监督电话
地址:机关办公楼信访办
邮编:210008
电话:025-83105888
邮箱:glyyxfb@163.com
友情链接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 江苏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南京大学
  • 南京大学医学院
Copyright © 2004-2018 www.njgl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京鼓楼医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恒网苏ICP备11032818号 公安备案号:3201060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