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鼓医的故事

我心中的丰碑
作者:陈忆元编辑:党务综合工作部审核:党务综合工作部发布时间:[22-01-08]浏览:657

      我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与鼓楼医院有了不解之缘。1950年8月我降生在鼓楼医院,几乎在同一时间我的父亲陈祖荫被当时的南京市人民政府任命为解放后鼓楼医院的第一任院长。从这个时刻起我就和鼓楼医院结下了深深的缘分。

微信图片_20220107092234.jpg     

陈祖荫院长

      我的童年都是在鼓楼医院的大院里度过的。那时的鼓楼医院有片家属区,家属区和院区没有明显的分界。家属区里有起伏的草坪,我和小伙伴们时常在草地上尽情嬉闹玩耍,至今依然记得推草机推过的草坪散发出的阵阵清香;还记得草地旁边的一大片晒衣场,那是医院洗衣房将被单床单消毒洗净后晾晒的地方。父亲工作忙,很少在家,而我在这块土地上度过了无忧的童年。
      事情来得有些突然。1958年8月的一天早晨家里来了许多人,母亲告诉我,爸爸去出差了,要很久才能回来。后来慢慢知道,父亲在前一天的晚上猝然倒在了他热爱的工作岗位上,于次日凌晨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的骤然离世使得我们家的生活发生了突变。我那时还只是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几个姐姐也还在读书。一片茫然中,当时的省卫生厅长盛立和以鼓楼医院张健书记为代表的父亲生前的同事们以及鼓楼医院所有的后继领导们都对我们家倾注了极大的关爱,这些巨大的支持使我们能够顺利地走到今天。鼓楼医院给我们发放了生活补助,直到我们几个子女陆续走上工作岗位;张健书记等领导和父亲生前的同事们经常到家里来询问我们有什么困难;父亲去世不久国家遭遇了三年困难时期,在那个肉比金贵的年代,鼓楼医院曾给我们家送来了稀缺的猪肝,父亲的同事和我们分享了他们仅有的营养食物;每当我们处于困难之中,总有父亲生前的同事们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犹如雨中送伞、雪中送炭。这人间大爱的一幕幕场景在我头脑里时常涌现,使我泪目,终生难忘。
      鼓楼医院对我的母亲更是关爱有加:给母亲的生活补助直至她生命的最后一天;六十多年如一日,从父亲同时代的张健书记等院领导到所有后继领导,总是平日嘘寒问暖,逢年过节登门慰问;母亲最后的岁月随我们到北京生活,2016年当时的韩光曙院长在京开会之际拨冗奔波几十公里,代表鼓楼医院登门看望母亲。我们特别感激的是,1985年,鼓楼医院在院区盖了一栋新住房以改善医务人员的住宿条件,当时我们并没有向鼓楼医院提出一个字的要求,医院领导在房源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给母亲分配了一套两居室,这套有独立厨卫的居室显著改善了母亲的生活质量,给了母亲极大的精神宽慰。我们直到今年才有机会向当时主政的朱庆生院长(后升任国家卫生部副部长)当面表达了我们一家由衷的谢意。鼓楼医院的大爱使母亲延年益寿,直至103岁高龄安然辞世。
      还有一事令我格外感动。1980年代初,我爱人在鼓楼医院生孩子,我们没有托任何人帮忙,鼓楼医院有好几个老职工闻讯相继赶到产房打招呼,有医护人员也有普通工人,产科有人问:今天是谁生孩子?

22.jpg 

陈祖荫雕像    

      想到这一切,融融暖意总是在心中涌动,我们心存感激。今年鼓楼医院为父亲陈祖荫立了塑像,表达了鼓楼医院对父亲及父亲同辈人辛劳付出的高度评价。父亲的塑像伫立在1892楼前,可以目睹鼓楼医院从1950年代的两栋两层的门诊楼发展到如今具有多个院区、国内一流的大型现代化医院。父亲将永远伴随着鼓楼医院这个伟大集体,和广大的医护人员一道从事他热爱的救死扶伤事业。

33.png   

陈忆元(二排左一)

      “鼓楼医院”这几个字,在我心中是如此的厚重沉甸。“鼓楼医院”,在我心中绝不仅仅是一个求医问药的地方,她是我心中的一座镌刻着“人间大爱”的丰碑。


鼓楼医院原院长陈祖荫之子 陈忆元
2021年12月于北京

返回顶部

南京鼓楼医院
微信服务号

鼓医那些事儿
微信订阅号

微信视频号

南京鼓楼医院
地 址:南京市中山路321号
邮 编:210008
总 机:025-83106666
网 址:http://www.njglyy.com
公众号:南京鼓楼医院
南京鼓楼医院投诉监督电话
地址:机关办公楼信访办
邮编:210008
电话:025-83105888
邮箱:glyyxfb@163.com
友情链接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 江苏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南京大学
  • 南京大学医学院
Copyright © 2004-2018 www.njgl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京鼓楼医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恒网苏ICP备11032818号 公安备案号:32010602010034